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历程、成就与展望

 行业动态     |      2021-12-02 21:41

  今年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20周年。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回溯20年来的艰辛历程与辉煌成就,对探索和深化更具战略自主和韧性更强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积极参与、推动和主导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重构都具有重要意义。

  1986年,我国驻日内瓦代表团大使钱嘉东向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总干事阿瑟·邓克尔提交了关于恢复中国GATT缔约国地位的申请,开启了复关谈判的历史进程。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WTO)成立,复关谈判正式转换为入世谈判。经过多年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设和入世谈判,中国于2001年12月11日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成为第143名成员国。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前十年,我们积极主动与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接轨。我国对大量的与贸易、投资和市场准入等相关的国内法律、行政法规和政策予以修订,法律法规体系更加完备,政策透明度大大提高,关税与非关税贸易壁垒逐年下降,知识产权保护和技术标准体系更具国际领先性,为我国走向全方位开放经济体系打下了坚实基础。在主动接轨世界贸易组织规则、履行入世承诺、推动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的同时,我国在世贸组织的贸易争端解决机制、贸易政策审议机制、多边贸易谈判机制等领域,很快实现了从学习适应到合格履职的角色转变,在维护国际公平贸易秩序和利用规则捍卫自身合法权益等方面,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可。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我们更加坚定地实施对外开放战略。20世纪80年代初期,国际社会普遍不看好我国的改革开放事业,甚至认为中国不可能具有同时实现有效投资、消费和出口的能力,因为当时中国存在着储蓄与外汇不足、技术和企业家资源匮乏的“双缺口”压力。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出于对市场开放可能伤害本土产业的担忧,“狼来了”的焦虑普遍蔓延。然而,中国坚定地实施市场化改革,遵守承诺打开国门、开放市场,以市场换技术,做大做强了一大批企业,并促进了产业升级。2011年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第10个年头,美欧日等国家以西方的经济自由化和化为标准,持续向我国施压,设置各种障碍,试图干扰我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2017年更是宣布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国家地位。为持续推动开放、促进经济发展,2013年,中国在引进外资领域做出重大制度创新,实施负面清单制度。现在,负面清单制度已成为我国政策制定的重要遵循之一。2017年以来,美国以“脱钩”“断链”等手段相要挟,发起对中国的经贸与投资的极限施压,其间还裹挟着不绝于耳唱衰中国的声音。面对经济逆全球化和西方一些国家的挤压,中国坚定地实施改革开放,经受住了来自国内外的各种冲击,自主创新能力显著提高,经济发展表现出很强的内生性和韧性,保持了长期稳定、健康增长的态势。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尤其是党的以来,我国形成了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促发展的良好格局。习总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十九届五中全会绘制了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新蓝图,进一步推进了我国的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建设。自2013年9月在上海建立第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以来,迄今已建立21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和海南自由贸易港,我国已成为国际直接投资的最大目的地国家之一;在“一带一路”倡议和“走出去”战略的引领下,中国制造、中国资本和中国服务的国际竞争力取得长足发展。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融合发展,成为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之一。20年来,我国的经济贸易成就表现突出,对外贸易增长速度长期显著高于GDP增速。以2020年数据为例:货物进出口总额46463亿美元,继续稳居全球货物贸易总额第一位;利用外资1443.74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外资流入国;对外直接投资额达1329.4亿美元,实现了跨越式增长。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对世界经济增长产生了强劲推动作用,为世界各国贡献了更多的市场机遇和更为物美价廉的商品。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接近30%,在发展本国经济的同时也极大地造福世界,成为世界经济复苏和发展的重要稳定器和动力源,为世界贡献了中国发展的红利。

  在法律法规、关税政策、开放程度和贸易便利性等方面,中国不仅履行了入世承诺,而且走得更远。例如,在贸易、投资和知识产权保护等领域,中央政府累计清理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2300余件,地方政府清理地方性政策法规19万余件,切实有力地推进了规则导向的贸易自由化环境,在知识产权等领域深化完善了法律保护机制。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货物关税水平由2001年的15.3%大幅下降至7.4%,完全满足并超额完成入世承诺。农产品市场平均税率由23.2%降至了15.2%,约为世界农产品平均关税的1/4,税率已接近发达国家、发达市场成员的对外开放水平。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初,中国在服务业开放领域做出了大大高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的承诺。截至2007年,中国在服务贸易领域的开放承诺已全部就位,更大程度的服务贸易开放已徐徐展开。目前,我国货物进口平均通关时间已缩短至20小时以内,出口货物平均通关时间已不到2小时,这些数据有力证明,我国的贸易便利化水平得到了很大提升。中国已完全履行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所做的一切承诺,并以更大力度、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程度促进了全球经济的共同发展,中国的发展为世界提供了更多机遇,为全面推动世界经济发展注入持续强劲动力。

  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规则制定、谈判推动、改革和引领新兴议题等方面积极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是WTO谈判的推动者,是多边贸易体制中的“令人印象深刻的参与者”。无论是加入之初时的多哈回合谈判,中国广泛参与谈判并提交百余份提案,还是在2008年的部长级会议首次参与“核心谈判圈”,在多个领域提出宝贵意见,抑或是在巴厘岛谈判中发挥关键协调作用,积极推动谈判结果实施,中国都发挥了积极的不可或缺的作用,成为多边贸易体制的积极参与者、坚定维护者,为不断推动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作出了重要贡献。中国为世界贸易组织改革提供了中国智慧,在《中国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立场文件》中,阐述了中国对世界贸易组织改革的基本原则和具体主张,在《中国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建议文件》中对关键问题提出了做法建议。中国愿以积极的、建设性的方式参与世界贸易组织改革,提高世界贸易组织的有效性和权威性,为世界经济增长和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作出贡献。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新兴议题中积极发挥引领作用,作为电子商务谈判三大主要引领方之一,以自身强大的电子商务领域优势作为发展中国家代表为谈判起到了重要引领作用。中国是投资便利化谈判的发起者和引领者,以开放的视角为发展中国家进一步发展指明了方向,得到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的支持。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规则制定和谈判推动中的角色和作用愈发重要,为参与多边贸易体制做出了宝贵的中国贡献。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这20年,中国抓住了国际分工体系调整和重构的战略机遇期,积极参与和嵌入全球价值链,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全球第一大贸易国,在电子商务等新型贸易领域成为全球的引领者。当然,未来的挑战也是巨大的。从微观层面看,仅以制造业为例,企业国际竞争优势取决于三个基础方面:战略竞争、科技研发竞争、产业链供应链竞争。中国企业在这三个领域都存在明显缺项和短板。不仅如此,来自西方国家的管制制裁、金融制裁、投资和贸易制裁的风险也在逐年增加。仅以贸易救济调查为例,中国仍是最主要的对象国。2020年共有27个国家(地区)对华启动120多起贸易救济调查,创下2002年以来国外对华贸易救济调查的年度新高。2020年,在对华启动的20起反补贴调查中,有17起同时伴随反倾销调查。在全球产业链重构大趋势已不可逆的情境下,中国企业需要有识变之智、应变之方、求变之勇和“乱云飞渡仍从容”之定力。

  展望未来,面对经济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带来的严峻形势,以及来自发达国家的频繁施压、非议和要挟,中国展现出坚定的开放决心和战略自信。2020年11月15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签署,这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为我国和世界经济发展提供了新机遇,必将更加有效地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经济战略迈上新台阶。2021年9月16日,中国政府向《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保存方新西兰提交了正式申请加入CPTPP的书面信函,开启了中国加入CPTPP的进程。对我国来说,上述两个重要的区域性贸易协定,至少有三个重要效应:第一,在国际规则的制定、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重构方面,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越来越重要。如果说20年前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被动接受的多,那么RCEP和CPTPP肯定是主动规划和参与的多。例如,CPTPP已谈判形成的规则无疑是WTO改革的方向。第二,体现了中国积极主张和推动自由贸易的决心,对发展健康的中美经贸关系也表现了积极回应和诚意。第三,对改革开放的推动作用。中国需要通过新一轮改革开放,推进制度型对外开放,加快体制机制变革,使之能够与21世纪的贸易投资规则体系逐步对接。

  (作者:范黎波、钱弥纶,分别系北京市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副研究员)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新闻网站联盟